硬梆梆的狗剩子

是个高三狗
目前为了学习断更中……
沉迷金泰亨和防弹⛄
杂食圈多 时不时会扒舞

【狛日】震惊!菜鸟黑魔法师竟然捡到了…… (2)

又名 bei幼龙tui养dao成日记 (貌似上次已经算被推了??)
迷之幼龙枝(有故事的神经病,会长大的)×黒膜法师创
养老开长篇
哦哦SEI是我的,狛日大家分
沉迷学习日渐消瘦【瘫】
上篇→配咯配咯配咯

————————————————————————————————————————

  出了这么一场闹剧,日向创也是花了不少的时间整理糟糕的现状调整爆炸心态的。

——首先,这只蜜汁生物大概——是从睡前他怀抱着的巨卵中爬出来的。

——其次,他在睡梦中……被这个蜜汁生物嘬了。

嘬了……
嘬了……
嘬了……
……
……

够了!只不过是被一只刚出生的小龙吸了一下而已又不是人现在应该冷静下来思考该现状啊日向创!!

日向创大概花了五分钟快速地思考了一下惨淡的人生之后强行给自己加了个buff决定开始收拾残局。

不过……虽说那个小玩意儿咪进被子里了……但是也未免太过安静了吧!!别说声音了,薄薄的毛巾被里居然连一丢丢的动静都没有啊!!

希望之峰魔法学院所处的大陆东边现在正处在夏季,虽然清晨的温度不是很高,但空气中仿佛要挤出来的暖湿水汽,还是让人感到有些不自在。

尽管只是单薄的毛巾被,在夏日的低气压和密闭的条件下……也是有缺氧的可能性的。

——这么安静……难道是缺氧晕过去了?!

在那种成年的人类都会感到气闷的环境下——幼小的生命就更是危险了啊!!

焦急但不失小心地剥开被单,日向慌慌忙忙地寻找着新生的幼龙的身影。

——然后。

他就看见——

某团蜜汁生物屯在它那半个破蛋壳儿里乖巧地蹲坐着——一动不动。而且还在看见日向的脸的时候蜜汁乖巧地嗷了一声。

……
……

……乖巧……个鬼啊!!兄弟你是←→田派来救兵吗??奥斯卡小金人儿就是为兄弟你准备的啊!!

深深地被某团儿狗的不行蜜汁生物的精湛演技所折服,日向发自内心地对着某团发出深厚雄浑的叹息。

不过某团好像把这一声长叹当做是什么的讯号了,“蹭”地一下就从那摇摇欲坠岌岌可危的破壳儿中窜出来——呼到了日向创的脸上。

“呜哇!!突然干什么啊!!黏糊糊的快下去啊啊!!!”

日向不停地扒拉着脸上的一摊,但碍于对方还是个孩子,也没敢怎么使劲。

于是——就造就了某团的得寸进尺——在日向脸上跳极乐净土(niu dong)。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你这家伙!!快下去啊!!脸要被撕烂了啊啊啊啊!!”)

直到日向创成功的趁着某团抬起屁股的间隙,抓起魔法棒锃光瓦亮地施了个隔离咒把这厮圈起来,这场闹剧才算告一段落。

趁着这会儿难得的消停,日向眼疾手快地给雪染老师送了个传讯咒,顺便简单收拾了一下被蛋壳胎盘和黏液的残骸弄的战况惨烈一片狼藉的床铺。

……
……

终于忙得差不多了,雪染老师也已经回信了,剩下的,只有等待雪染老师的到来了。

折腾了一个早晨,这样一闲下来突然就不习惯了……

闲极无聊的日向创最后还是把聊天的对象选为了乖巧地坐在隔离圈里一声不吭的某狗的不行的幼龙。

“那个……我说啊……” 日向创缓缓蹲下,低头瞄着某龙灰绿色的无辜大眼儿 “我……不是你的妈妈哦……既没有照顾幼崽的经验,也没有……呃……母乳……”

“就只是一个普通的菜鸟的黑魔法师而已哦?”

是啊……是个亲和力只有B的超级菜鸟呢……

然后日向就蜜汁被自己说出的话打击到然后陷入了莫大的悲痛之中……

……
……

——噗叽。

一小块有点黏腻的软软的东西贴在了日向创的额头上。

——啪叽、啪叽。

而且那块儿东西还在不停地按拍着。

“嗷嗷嗷!!嗷呜呜呜!!!”

“诶?”

见到面前的毛栗子人终于从自己双手掌心把他的毛栗子头拔了出来,某小只也是终于安心地收回了拍了对方一脸水的爪子,细长的小尾巴轻轻扇了两下,发出了敲击地板的微小声响。

以积极阳光乐观的生活态度活了十几年没少安慰别人一直自信爽朗地笑着的男前狗日向创,出生以来第一次……

——第一次被双亲以外的人安慰了。

呃,准确地说……是龙?

不知道为什么,日向创莫名地有点想哭。

真的只是有点啊!!

不过就这样哭出来真是太没出息了!!!还是在一个孩子(?)的面前!!!

于是日向创皱着眉硬是挤出了一个难看至极的日向式爽朗笑。

日向都觉得自己现在的这张脸肯定丑爆了……

但他还不知道,对于面前的这只龙来说……那是无比耀眼的存在……

对面的幼龙睁大的灰绿色双眼,‘唰’地一下变得亮晶晶的,忽闪忽闪地眨了两下。

——然后日向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飞速地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诶,喂,你怎么……”

——怎么从禁锢魔法中飞出来的?

不过这次,身上的小家伙既没有跳极乐净土,也没有prprprpr。

只是普通的扒在日向的身上,时不时还拿一点都不毛茸茸的光滑小脑袋磨蹭着日向的脸颊。

饶是日向创也被治愈了。

导致他轻易地忽略了刚出生没多久的幼龙居然简简单单地就挣脱了禁锢魔法的事实……

……
……

怀中温暖的体温倏地离开,日向看着空空如也的双臂愣了1s,然后抬头。

空中的幼龙耳朵转了两下,鼻子耸了耸,微微眯起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寝室的门……

——警戒状态?

“?突然之间怎么……唔呜!!!”

貌似是怕那个不知道是谁的“敌人”发现日向创的存在,面前的幼龙迅速敏捷地抓起日向创胸前的领带塞入了日向的嘴里。

而且还摁着不放。

mmp。

“嗯嗯嗯!!!呼嗯嗯嗯!!”

仿佛没听见一般无视了日向的反抗,面前的幼龙抖了两下翅根,张大了银灰色的翅膀——呼哧呼哧地扇出了一片夹着剧烈暗元素波动的浓雾——然后,一切归于平静。

……诶?

虽然之前一直缩起来了没有特别注意到……这个翅膀张开以后……还挺大的……

而且……刚出生的幼兽……一般会这么自如地控制如此强烈的魔力波动吗……难道是龙族的种族优势?

抛开心头的疑惑不说。

现在——他好像知道这只幼龙如此警惕的原因了。

楼道里轻微的脚步声。

——有人在接近这里。

然而……对于好歹也是个学生的日向创来说,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自从听说日向得了流感←→田和九头龙时不时就会来看一下,完全不需要这么警戒的吧……

奈何被堵住了嘴,日向也就只能老老实实地任由它闹了。

实在不行施个幻术编过去得了。

……
……

——噔噔噔。

“日向君?我来了哦?能开下门吗?”

听声音应该是雪染老师……

日向创伸手拍了拍某龙的后背,指着门点了点头,示意来者是友军。

面前的幼龙迟疑了一下,貌似还是半信半疑……不过,他倒是放开了对日向行动上的束缚——虽然领带还是塞着……

啪嚓。

日向一如往常地拉开了寝室的木门,映入眼帘的果然是雪染老师温和的笑脸。

“那打扰啦,我进来…… ……诶?”

“日向君?你在吗?”

——嗯?

我就在你旁边啊……

不过看雪染老师一脸茫然地在室内环顾的样子,好像是真的没看见啊……到底怎么了?

“那个……雪染老师……我在这里……”

并没有回应。

雪染仿佛没有察觉到一般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日向创一脸愣币。

这时突然鸡贼的日向创突然想起之前某龙扇起的一片大雾。

……皮卡丘,就决定是你了。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那阵雾八成带有致幻效果。

而且看样子还是隐藏踪迹性质的。

无奈地揪住某一脸苦大仇深地盯着雪染老师的幼龙的后颈,日向创将罪恶的魔爪伸向了某龙的屁股。

啪。

“都说了是友军了啊……我叫雪染老师过来还有急事呢,麻烦大爷您把幻术解开啊beg beg you!!”

“哦呜……”捂着其实一点也不疼的皮糙肉厚的屁股,某龙貌似很伤心地张开翅膀又呼扇了两下就又钻回被窝了……

…………

别看我,我什么也不想说。

显然,对于雪染来说,突然出现的日向创也是吓她了一跳。

“呜哇!!!!日、日、日向君?!?!你从哪里冒出来的?!?!”

“呃……我刚才一直都在的……刚才那个小怪物好像把您当成危险的对象了,所以才使用了隐藏术……”

“哦哦,原来是这样啊……我刚才差点就要给你的屋子贴满符咒驱鬼呢!”

雪染老师保持着优雅的微笑,举起了手中插着三张黄符的匕首。

不用了老师谢谢您,红豆泥雅蠛蝶哭哒塞。

“然后,那只刚出生的小龙呢?”

“呃……大概把自己蒙被子里了。我去把他揪出来。”

走到床边 这次的日向创没有丝毫的犹豫——掀开了被子。

没有。

真是啪啪啪地打脸。

“非常抱歉,雪染老师……那厮闹别扭又不见了……”

“啊哈哈,小孩子嘛难免的。那不如我们先吃东西吧?我这次特地给你带了慰问品哦!”

雪染从随身的浅蓝色布袋里掏出了个什么东西——方方正正的盒子露出了茶绿色的一角。

——难……难道是!!!!

“希望之峰糕点铺的限量版玫瑰豆沙馅草饼!!!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啊啊啊啊惊喜!!!意外!!!老师您受我一拜啊啊啊!!!”

日向创看见了他的命定之人(?)草饼君,立马毫无形象地以超过某滑板的速度飞扑了上去。

正当他认为马上就可以和他朝思暮想的草饼君啵嘴儿的时候——一张银灰色的大(?)脸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仁不让之势挡在了日向创的眼前。

来不及刹车的日向创只能无奈的和那张银灰色的脸使劲地啵了个大嘴儿。

……
……

All right. I'm OK.

日向创已经被磨得脾气都没了。

日向稳稳地从腋下卡住某龙的身子,将一脸苦大仇深仿佛看见宿敌一般对着草饼乱咋呼的幼龙举到了雪染老师的面前。

“老师,就是它了。”

“嗯……”雪染沉吟着打量着某个小怪物,小怪物仿佛对峙般回瞪着雪染。 “确实是龙族呢……不管是外在特征还是隐隐能感觉到的气息。”

“不过刚出生就能将魔力波动自我抑制的这么好……不应该啊……”雪染疑惑地皱了皱眉。

“是的,这也是我之前一直疑惑的事。您来之前它使用的幻术……除了一开始施法的魔力波动之外……我基本上没有感觉到任何变化。……直到看到了您的反应。”

“是这样吗……确实,当时连我也没有察觉到幻术的气息……”

两个人都双双陷入沉默。

“别太在意日向君,这也可能是我孤陋寡闻了。”雪染从随行的布袋里抽出一本十分厚重古老的书籍。“我偷偷地把家族图书馆的珍稀书目带出来了哦。”

“诶?啊……抱歉,雪染老师……一直都在麻烦您……”要知道,这种事要是让家族上层的人知道的话……是吃不了兜着走的事情。

“这不是你的问题。只是我也非常有兴趣罢了。”不再谈论这个话题,雪染打开了书,对照着书上的描述一一对比着面前幼龙的表现型。

“嗯……虽然我对古文这种东西不是很擅长,但是应该还是可以懂个大概……根据它的出生地……颜色……脚踝上的尾鳍……角的形状……卵形和花纹……嗯嗯……找到了!!!”

纤细的手指指着其中的一行粗体标题,雪染招呼着日向过来看。

“它大概——是阿米伽毕斯水龙。一种长年栖息在清澈寒冷的潭水中的物种。基本上处于独居状态,极少群居,在龙族中掌管水司。在几千年前的时代——貌似也是非常神秘的隐居种族。除了种族天生的司水的特性之外,其他属性因龙而异……”

“比如——你的这只小怪兽——属性就是雾——司幻,空间的主宰。”

……主宰?

呃……就它?

抬眼看了看赖在他身上装乌龟的某龙,被狗到日向总裁(bu)挑了挑眉表示不信。

但确实,实力之类的是有好好地感觉到了。

抬手顺了顺怀里某龙脊背上的一溜柔软的棉花糖白毛儿,日向咬了一口草饼

“那么,这种对魔力自由的控制力,也是种族优势吗?”

“这个……书上并没有描述……我也不是很清楚……”雪染也无奈地叹了口气,也拿了一个草饼,接着又翻了一页。

“照书上说,这个种族成年需要20年左右,一般七年可以化形……这么说的话,等他顶天立地的时候,日向君都已经是大叔了呢。”

“……没关系,我并不打算就怎这么趁人之危地缔结契约。等他长得差不多的时候,我就会把他带回去的。”

虽然可能会有点舍不得就是了……

“哎……你真是我教过的最不开窍的学生了。”

“哈哈哈,您真是说笑了,我不是您的第一届学生吗?”

“嗷呜嗷呜!!!”

被无视许久的某龙见事情聊的差不多了,怒刷了一波存在感,成功地引起了——雪染老师的注意。没有日向创。

???

为什么我的日向君鸟都不鸟我QAQ人家要拿大石头碎你胸口。

雪染作为一个女人的母性成功地被点燃了,她直直地盯着在眼前不停晃动着的大尾巴。

正在她控制不住她既几想要抓上去的时候——她发现了个东西。

“诶?这个银环……是日向君给他带上的?”

“啊?没有啊,我连澡都没给它洗呢……”

“嗯……奇怪了,这个环到底是怎么来的啊……”

“上面貌似还有字啊……名字?……狛枝……凪斗?”

“嗷呜!!!”

?

“狛枝凪斗?”

“嗷呜!!!”

“凪斗……是你的名字?”

“嗷呜呜呜呜呜!!!”

使劲地点了点头,被叫了名字貌似使这只龙非常的愉悦地绕着日向的头来回地飞了好几圈。

……?龙族出生的时候自带名字的吗?

不懂。

啪地糊了一下某龙的头,成功地把头上的‘飞碟’给拍到腿上,日向叹了口气,陷入了沉思。

——————tbc——————

因为马上就是毕业党了最近比较忙时间不是很够摸鱼质量很低非常抱歉_(:_」∠)_
这个烦枝我都想替日向君打他辣(bu)这章大概算过渡章,基本都没有太大进展呢噗噗
十几章真的能写完所有故事吗……有点担心
下周二晚上大概会开个小车,题材还待定,欢迎各位在评论里点梗哦(๑• v •๑)

强烈安利一个叫凹凸世界的国漫。啥都别嗦了,他们真好。官方发糖最为致命啊

评论(37)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