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梆梆的狗剩子

是个高三狗
目前为了学习断更中……
沉迷金泰亨和防弹⛄
杂食圈多 时不时会扒舞

【狛日】震惊!菜鸟黑魔法师竟然捡到了…… (1)

又名 bei幼龙养tui成dao日记
迷之幼龙枝(有故事的神经病,会长大的)×黒魔法师创
期中还不错 养老写长篇(?)(也可能中篇?)
ooc是我的,狛日是大家的

————————————————————————

日向创是一名就读于希望之峰魔法学院黒魔法师。

虽然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其实日向创只不过是今年刚入学的初等部vegetable bird 而已。况且他日向创资质还极为普通,入学时天赋测试时还被判定元素亲和力为B级。在这所大陆知名的膜法学院中,S级A级的世家子弟成群,像日向创这种靠自己的努力入学的普通学生,一年也出不了几个,更别提妄想成为特晋(每次系级测试第一名可以得到导师特殊指导的学生)了。

出于明智的判断,亲和力平平或者说不怎么地的日向创选择了对元素亲和力要求相对较低却对各种理论和对魔物的亲和力要求较高的操控系。说来也奇怪,资质平平的日向创在入学的第一天居然就认识到了不少合得来的朋友,而且还莫名其妙的和常年屯在学校后院一角的一窝子三股猫打好了关系,连制造系的机械白痴←→田都说有攻略达人潜质的日向适合去操控系。

虽然资质不怎么地,但是比努力和临机应变,日向创对自己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所以在进入学院后为期两个月的新生选系测评指导和基本知识普及的时间里,日向创一直废寝忘食地拼命苦读理论、磨练操控力和元素聚集能力——终于,在两个月后的选系测评中成功拿到了操控系的第一名——也就是特晋。

不过虽是这么说,大多数导师和学生都是名门望族,有些贵族学生对于普通学生取得特晋就颇有微词,不过学校向来是说到做到、惜才如金的。于是日向创顺利地引起了操控系各位导师的关注——特别是现初等部操作实践系的首席导师——雪染千纱。

于是自从成功入系后,日向创有幸可以一周有那么几次课后被雪染老师带到各种小魔物聚集的地方‘开小灶’的机会——要知道,以现在的大众进度,至少也要储存两个月的基本知识,才能真正实际接触真正的魔物——而且还是低级魔物。

当然,随着日向创水平的提高,每次去的魔物聚集地也是在逐渐变动,从魔物的丰富度到魔物的强度都有提升。

当然——今天也是惯例的户外操作实践之一。

这是入学的八个月后。

日向创目前的水平可以熟练地掌控控中级魔物,但对高级魔物的操控还是处于初出茅庐的状态——毕竟高级魔物基本都具有很强的攻击性且很难驯服。

这次的目的地是是魔晶之潭。这里是某些极少数稀有高级魔物的栖息地,但因其稀有而数量稀少且相对温和,所以相对其他具有攻击性的高级魔物聚集的地方,这里也更适合日向创的水平。

据说这里,数千年前曾是龙族的领地。但由于时代的变迁,种族矛盾和环境矛盾愈发严重。最终,龙族选择了销声匿迹,隐居起来,继而成为了如今所说的这样一个神秘的种族。

而雪染千纱带日向来这里,除了让他接触高级魔物之外,也是有些私心的——那就是想让日向能和一两个心仪的高级魔兽缔结契约。

日向是她的得意门生,这些时间,他实际操控的各种魔物也是不计其数,却从来没有和魔物真正缔结过契约。

她一直疑惑其中的原因,毕竟契约是可以签订多个的,有暂时性的,也有永久性的,可是日向就连暂时性契约都没有签过。

然而想要作为一名操控师发展,是必须要有缔结契约的使魔的。并不一定多就是好,历史上一个魔打天下的也是有过,只是……这个孩子如果真的打算维持这个状态……恐怕对他未来的发展会非常不利吧……

对于日向来说,比起从属的关系,他更希望和这些魔物成为平等的存在,站在相同角度,而不是从属。也正是因为他的这种态度,让他受到了魔物们的爱戴。他一直认为,暂时契约是比永久契约更残忍的事情——因为它总是带着利用的意味,对魔物也是一种伤害。

作为磨练,雪染老师一般是不会陪同日向进入探索的。大多都是日向带着魔物进入,雪染在区域外释放追踪魔法监控,再派出自己的使魔高空跟随,随时准备支援。

这片地方的植物大多是喜阴的冷色调植物,即使是正直夏季,也依然有阵阵凉风环绕。

按照地图向西北方向走,大概再走几步就可以到达其中央的魔湖。

那里是暗元素大量聚集碰撞的地方。
也就是说,有大量的魔力波动。

也是那些稀有魔物力量的源泉。

终于抵达了目的地。位于深处的湖水周边,明显要比之前阴冷不少。

即使亲和力平平,也能感受到夹杂在风中的暗元素的鼓动。——这对于黑魔来说还是非常让人舒适的环境——当然白魔就相反了。

通过感受魔力和风的波动,可以大概预测魔物的位置。日向创闭上眼睛,默默地感受着一阵阵变幻着方向的气息。

——有些奇怪啊。

虽然很微弱,但是——确实有一股不太寻常的气息波动的形式异常奇怪。

——颤抖的,微弱的,从水底盘旋上来……但是——元素的波动却异常地激烈。相比于其他的气息,这个气息中元素的浓度非常高。

看来是碰到有趣的东西了。

来的时候并没有做下水的准备,贸然潜入一切都是未知的湖水也许会丢掉性命。但是鬼使神差地——日向创就是想要一探究竟。

草草卷起裤腿,给自己和带来的小魔物施了个呼吸咒。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和上空——很好,雪染老师的使魔还没跟过来。

抓住这个机会,日向和魔物悄悄潜入水中,销声匿迹。

雪染无奈地看着面前法阵中央的画面。
她刚才只不过是喝了口水,画面中就没了人。

这孩子真是……

估计也是猜到了雪染的追踪魔法会受到魔湖的阻碍,就算雪染发现了也不能及时过去阻拦。

现在的雪染能做到的,也就只有即刻赶到湖边等待了。——毕竟不能让两个人都丧命。

拼命抑制住了对于未知湖水的恐惧,日向沿着波动的方向顺藤摸瓜,终于——在湖底部的东端——找到了一个不大的晶洞。

虽然从外面看这个洞是非常宽敞的,然而内部的洞壁却由于长年积攒的各种晶矿的阻拦而变得狭窄莫测。绕是日向创这种相对偏瘦的体型也要匍匐着前进。

小心翼翼地避开尖锐的晶体尖端,在那萦绕着神秘幽光的深处——一颗银灰色的巨蛋安静地沉睡着。在晶石反射的波光中,隐隐泛着一点浅绿。

不知是什么物种的卵……

并不是日向才疏学浅,实在是学院中的书籍也没有具体的描述。

害怕触动幼卵而引发亲代的报复,日向只敢在近处仔细地观察,以便之后向雪染老师询问。

不过,可能是错觉,他感觉到面前的圆球抽动了两下。不过什么也没有发生,于是日向也就安心地观摩了一会儿。

觉得差不多了,为了不让雪染老师过于担心,日向决定返回岸上。

他艰难地在狭窄的通路中转过身,呼唤了随身的魔物准备向外走。

突然——他感觉到了脚底微弱的颤动。
紧接着,这个颤动仿佛扩散一般,整个洞都抖了起来,摇晃着嘶吼着,连带着周围的晶簇都要抖下来。

不行,这里快塌了!如果不及时出去的话会被掉下来的晶簇的尖端差成筛子的!

正打算向外狂奔的日向回头看了看
——那颗蛋还安静地躺在原地。

这样会死的吧……

不管了!老好人日向创一个箭步冲过去抱起那颗大球就疯狂往外奔。

抱歉……擅自拿走了你们的孩子……我会好好地代替你们抚养他长大……等他能够独当一面后一定会让他回来的!

………
………

急急忙忙地赶上岸,就看到准备下水的雪染老师。看样子,她也是被刚才的震动吓到准备来救人的。

“你这个臭小子!怎么这么自作主张啊!”

日向脚还没在岸边站稳,就被雪染老师骂了。

日向非常郑重地道歉了。

他知道雪染老师对他的担心。

经过这将近一年的相处,雪染对待他就像对待自己的弟弟一样,不只是学习,甚至有时候还会给他带晚餐,买书……
这次却因为他的任性……

雪染虽然是生气,但是她还是仔细查看了一下日向有没有受伤,虽然完全不需要,但还是给日向施了个恢复咒。

……说起来……好像忘了点什么……

刚才急急忙忙地忽略掉的,臂弯中微热的温度……

“对了雪染老师……我刚才在水底发现了一个奇怪的魔物的卵,因为洞塌了,所以我就将他带了出来。不过以我的知识,并不能辨别出他的物种……希望您能帮忙看一下……”

日向小小翼翼地捧着手中的大球球,凑近了雪染。

“嗯……我也……不知道呢……”疑惑地皱了皱眉,雪染沉吟了一会儿 “这似乎……不是普通稀有高级魔物的卵……书上是否记载过先不提……作为一颗幼卵,它的魔力波动也未免太强了。”

仔细观察着巨卵表面繁复无章的花纹,雪染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我记得,这里曾经是龙族的领地……再结合魔力强大的特点和发现位置……也许、只是也许——他是龙。”

日向创震惊了。

如果真如雪染老师所说,这是龙卵的话……
要是被世人知道,估计就会掀起一场争夺龙的支配权的轩然大波吧……

到那时,成为漩涡中心的菜鸟黑魔日向创还能保住性命吗……?

“这只是我的推测……但是日向君,”雪染正视着日向,坚定地和他的双眼对视 “不管怎样,绝对不要告诉任何人有关他的存在。如果实在不得已的时候,就说它只是变异的八角兽蒙混过去。他的魔力波动,我会找家族中的人帮你制作抑制装置的。……不然你会……”

“嗯,我知道的。老师,真的谢谢您。”

雪染老师,一直都温柔地守护着塌的学生们。不管发生的什么,她都会去做她力所能及的事情……

………
………

最后,日向接受了雪染友情捐赠的错位斗篷。 目的也是为了通过包裹着蛋的斗篷的错位功能,将原本蛋的魔力波动转移到湖底。

听雪染老师说,幼龙诞生后会逐渐学会控制自己的魔力,在此之前只要一直佩戴着抑制装备也就不会有问题。

只不过……孵化……就要靠日向自己努力了。

呃……这话怎么听着那么不对呢……

于是自此,日向创就开始了他风吹雨打踽踽独行咸与维新秣马厉兵的看孩子生活。

————————————————————————

在雪染老师无坚不摧的掩护下,日向创持续着每天闷在被窝里捂着蛋,学习三餐被雪染全全包办的日子,已经有三周了。

对外说是得了很严重流感被隔离了……然而事实居然为了孵蛋。

日向创就很尴尬。

不过,还好的是,怀里的小家伙越来越精神了,时不时地颤动两下。虽然还只是卵的状态,但又这么个活物陪着,日向也不会特别无聊就是了。

日向闲着没事儿,就会轻轻敲两下小东西坚硬的外壳。不过,这小东西——明明之前还活蹦乱跳的,每次一碰它,它就不理人了……之后不碰它了,它又开始不停地抖了……

——真是奇怪。

今天,已经是第四周的周三了。吃过雪染老师送来的晚饭,日向一如既往地抱着小东西窝在被子里研习咒术书。

一旦习惯了安逸,人就会变得好吃懒做——窗外明明还是火烧般的黄昏末,日向创却轻易地沉溺在室内的安逸中,上眼皮也不堪重负地上下滑动了几下,就彻底与下眼皮贴上了……

………
………

恍惚中,日向感觉自己仿佛陷入了藏满荆棘沼泽深处一般。周身被湿黏闷热的触感侵蚀的同时,还伴随着隐约的涨痛感……

日向猛地惊醒。

——黏腻和涨痛。

紧张地大口呼吸的同时,日向谨慎地掀开被子。

——借着晨曦的微光,被窝中隐约有个泛着银光的暗色物体趴在身上。而来自胸部的涨痛的来源……似乎就是它……而且。

——它还在呼吸。

日向猛地翻坐起来,啪地一下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仁不让之势一巴掌呼开了壁灯。

大概占据上半身那么大的一个银灰色的蜜汁生物正无辜地闭着眼,两只爪子吊在他的肩上,而且还一边流了他一身的大哈喇子……

——一边在吸他的乳头。

而且还有越吸越使劲的趋势。

……
……

虽说终于孵出来了他是很高兴……

“你吸我乳头干嘛啊啊啊啊!!!!!”

他是男的出不来奶啊兄弟!!!你为什么那么狗呢?!?!

“嗷呜!!”

仿佛是被突然的吼叫吓到了,小东西瞪大了水亮亮的灰绿色眼睛——“唰”地一下咪进被窝里了。

……兄弟,你赢了。

————tbc————

————————————————————————

开了魔法师的梗!!一直都想摸魔法师的鱼啊啊啊!!
虽说养成的题材,但是我不打算写纯养成的日常之类的……
都说了枝枝是一只有故事的龙,所以基本上是按照时间线,一边养枝一边探索枝的身世之谜之类的?

第一次开长篇呢,我很懒的诸君【瘫】,希望你们能时不时评论催催我啊(๑• v •๑)

蟹蟹你们的小心心和评论啊 还是,我很喜欢和你们说话哒

评论(33)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