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梆梆的狗剩子

是个高三狗
目前为了学习断更中……
沉迷金泰亨和防弹⛄
杂食圈多 时不时会扒舞

【狛日】会传染?那就传染给我吧。(x) (番外 车√)

之前的番外,本篇戳我头像就行辣
其实也是可以独立出来看的肉
感觉已经ooc出天际了……  我的枝已经变成资深老流氓了……
新手司机只敢低速行驶
秋名之山路途坎坷啊
OOC有   狛日好啊
没有才能什么的设定哦√

————————————————————————

搬进这栋别墅平和度日已经一个月了。

像←→田和七海这样关系特别铁的朋友,偶尔会来串个门,或者一起打游戏。

当然,那个被某人称为“补偿”的东西,也在没羞没臊地继续着。

只不过………

————————————————————————

“呐呐日向君,”指尖轻轻抚摸着被崭新的透明塑料封皮保护起来的小小的日记账,他叫唤着恋人的名字  “当年运动会表演时的动作,你还记得吗?”

“呃……你还真是喜欢我的日记啊……感觉你这样每天都看,说不定过不久就可以一字不差地背下来了啊……” 

对于某人每天闲着没事就跑到日向房间的书架‘偷’日记看的行为,日向一开始是拒绝的。但是,现在的日向,连槽都懒得吐了……

“嗯……大概……差不多吧?虽然时间过得有些久了,但是仔细回忆一下应该可以吧? 突然问这个干什么?”

“那个时候的日向君,全身上下都闪耀着令人炫目的希望的光辉呢,真的很帅气哦”

似是想起什么似的,狛枝露出像是小孩子回味糖果的余味一般,露出了十分怀念的表情。不过——那笑容陡然一转,某人面带狡黠地又加了一句。

“而且也很性感就是了。”

“你——”

在一起之后,反射弧绕地球三圈的日向君,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某人隐藏的某些变态属性。当日向知道运动会那天狛枝这厮居然对着他流鼻血了啥的,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装鸵鸟。特别是某人居然当着他的面坦荡荡地就承认了。

“我还想,再看一次那时候耀眼的日向君啊……呐,可以吗?”

某人用他那张漂亮的脸蛋,挤出了一个楚楚可怜的祈求的表情,再加上那一头飘逸的白毛儿,活像一只不停摇摆着尾巴的大型犬

但是……

“不可以。”

冷漠.jpg

————————————————————————

结果最后还是妥协了。

某人一看来软的不行,居然厚颜无耻地拿冰箱里最后一盒限量版草饼的生命做威胁。

不过很不幸,我们的日向君面对草饼就是这么没志气。

于是就有了现在穿着紧身体操服在客厅中央独立寒秋的日向创。

别看我,我也很绝望啊。

本应该在运动会当天被学校回收的体操服突然在多年之后被狛枝同学从他自己的衣柜里拿出来我也是绝望程度的莫名其妙啊。

“嗯……差不多了吧……”

而罪魁祸首的某人,正老神在在如鱼得水秣马厉兵纵横捭阖地瘫在沙发上一脸玩味地盯着这边。

“那么,日向君……”    将音响的音量调大,手指也虚摁在了遥控器的播放键上 

“请开始你的表演~”

————————————————————————

无视某人暗中观察的视线,日向抱着回顾往事的感慨心态,随着音乐的节奏默数着节拍。

…………
五……六……七……八……

并没有刻意地预想后续的动作,只是单纯地循着跃动的洪流,用单薄的上眼皮将光线压缩成仅仅一缕的丝线,顺着记忆的感觉随波逐流……

紫色与黑色的英式花边在胸前随着动作恣意翻飞,飘洒出妖冶的轨迹。黑色的半透明纱线,蛛网般地从两侧的侧腰延伸出来,最后再恰到好处地循着人鱼线的位置隐没在紫色的上摆底端,随着动作幅度的变化,蛛网不断地变换着自己的姿态,或弯曲,或延长……  修身的设计,恰到好处地彰显出了修长流畅的线条,却也不会过于暴露。

再加之日向创将近一米八的身高、修长的腿部,和那傲人的91cm……

原本优雅沉默的款式,套在的日向身上,却独有一种说不清的……魅惑……

唔……又要!   不行绝对不能让日向君再看到我的这副丑相!   纸巾纸巾………

就在鲜红的液体快要蜿蜒而下的时候,突然地,面前的人停下了动作。

“呃……抱歉啊狛枝……后面的……我记不太清了……”

……这算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不过还好,有了缓冲的时间,大概是可以止住了。

“没关系哟日向君,表演就此落幕吧。不用勉强自己哦。”

“不过,”  缓缓地凑近,直直地望进那对枯草色晶莹的玻璃球……   “日向君……要怎么补偿我呢?”

——恶魔露出了胜利者般的微笑。

————————————————————————

后面戳我
滴滴滴嘟嘟滴滴

————————————————————————

“呐,日向君。”

带着未干的水汽,狛枝穿着浴袍坐到懒散地趴在沙发上的日向旁边,揉了两下还处在半干状态的毛栗子头。

“你会后悔吗?接受了我这种渣滓……”
“和我在一起的话,日向君会收到很多来自外界的压力吧?”

“不是那样的。”日向摇了摇头,还是郑重地轮破了他。

“世人的眼光并没有重要到要为此放弃重要的东西。”
“我只想保护这来之不易的珍贵的感情。所以我不会放弃。”

“只要你也还没放弃。”日向轻轻笑了下。

“要是让我发现你是因为什么不幸之类的独自一个人逃跑的话,这边会毫不留情的把你抓回来痛扁一顿的。”

“嗯,”狛枝盯着旁边栗色的发旋上挺翘翘的呆毛,也似乎愉悦地眯了眯眼。

———乐意之至。


————————————————————————

我的妈终于完了让我瘫一会儿【瘫】
新手司机的身体已经被榨干了。一不注意肉就写长了呢……希望各位看着不嫌烦就好了_(:_」∠)_

现在脑子里有好多梗都没写,现在有两个打算:
1.中长篇的学生枝×百日草创
2.短片的有膜法的纳税人枝×穷苦死宅创

最近也在犹豫着先写哪个,希望各位给个建议哈,我超喜欢你们的小心心和评论的!!!多和我说说话吧x

评论(18)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