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梆梆的狗剩子

是个高三狗
目前为了学习断更中……
沉迷金泰亨和防弹⛄
杂食圈多 时不时会扒舞

【狛日】会传染?那就传染给我吧。(x)[下]

连着一个星期终于难产出来啦 沉迷学习

上篇:http://europeandogleft.lofter.com/post/1e227b82_f4e5fea

还是
OOC有 狛日好啊
这次接着上面,一上来就玻璃渣(其实也不算?)哈哈哈哈哈 BUT!!!绝对是he√
不黑(?)的枝 崩(?)创
大部分日记体√
部分高中生设定√
部分日向视角√ 第三人称有√
没有才能什么的设定√
ok?↓

————————————————————————

2014年 一月


狛枝他——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

他已经很久没有和我说过话了——也就是变得沉默了。临近期末,而且又是毕业年级,所以,我起初认为,那种违和感不过是学习压力导致的而已……虽然在我的认知中,狛枝应该并不会,也不需要有这样的担忧。

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和他聊天——尽管他并不怎么理会我闲七杂八的谈话,有时甚至会表现出厌烦。但是我也是有我的目的的,所以尽管在被人厌烦的情况下还在喋喋不休这种事很厚脸皮,我也还是硬着头皮自己承受下来了。我的目的很简单——只是为了让他在和我相处的时间里稍微感到轻松一些——如果能普通地笑出来就更好了——因为,我知道,他其实是一个耐不住寂寞的人。而且我也有自己的私心——唯独我,不希望被他拉开距离,想像原来一样每天重复着平淡温和的日常……不过他好像并不领情。

…………
…………
…………

最不想,也是最害怕的局面发生了。
不过这也难怪——是我的话我也会这样的。

可能是真的惹他厌烦到极点了吧。
他第一次冲我发了火。说是发火,其实也不过是冷嘲热讽的程度——

“哈啊,所以说,你的那些营养的无意义的话还是不要再说了吧,日向君?”
他很无奈地叹了口气,皱起的眉头和厌烦的表情。

“对别人表示出的厌烦,能做到如此‘熟视无睹’的,怕是只有日向君了吧?”
“狛……”
“不过抱歉啊日向君,我啊”他忽然摆出一副真的感到非常抱歉而惭愧的脸。用他温润好听的嗓音,对我下达了最终宣判。
“最讨厌日向君了哦。”

明明曾经是最亲近的人……却对我显示出了厌弃的感情。

心脏像拧毛巾一样,连内脏都要纠缠一起。呼吸一瞬间变得有些困难。

“狛枝………… 那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最讨厌的日向君的问题没必要回答吧?”
说着,他转身,作势就要离开。

“为什么要刻意地避开我?”
我拉着他的衣袖,抓住他停顿的机会说出了口——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如果现在不问的话,就会错过什么。

狛枝诡异的沉默了一会儿,甩开了我的手,拿起了书包,只留下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和一句话。

“只不过是讨厌擅自亲近过来的日向君罢了哦?”

…………
…………

那之后,我也主动的减少了和他的交流。说到底,我也只是一个胆小,又自私的普通人而已。
——害怕被讨厌
——害怕被孤立
——害怕被抛弃
——害怕失去

越是陷得越深,就越是害怕。那个眼神至今还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不想彻底的失去。与其这样,还不如——

…………
…………
…………

————————————————————————


被外边的叫唤声吵的一个字都读不进去,日向创放弃一般地叹了口气,将手中不厚的记事本“啪”地一声合上,又小心翼翼地将那本封皮微微泛黄、还伴有长时间被放置的隐隐涩味的日记账,小心翼翼地推入书与书不大的间隙之间——这是最后一本了。

如释重负一般轻轻一笑,他打开门,离开了这个对他来说还有点陌生的房间。

————————————————————————

“日向君好过分!!!我在外面叫了那么多声还敲了那么多次门你都不回应我还以为日向君出什么事情了如果刚才日向君没出来的话我就要破门而入了啊啊啊”

本来想着一直装听不见的话确实不太好,所以就放下了才读了一半的文字出来了………… 早知道就不出来了。说这么长一句话不喘气你也是很棒棒。

因为害怕事态发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日向创也只敢在心里小小的腹诽一下了。

“哈哈,刚才太专注了没有注意到,抱歉啊,狛枝。”

“哈啊……日向君到底是有多专注才会注意不到啊……”狛枝装似无奈地叹了口气。其实他刚才一瞬间有想过用炸弹把门炸开然后再把日向君救出来的……“嘛,日向君,晚饭已经做好了,再不吃就凉了哦……”

“哦哦太好了!谢谢你啊狛枝!”
谈话间已经走到了餐桌前,日向虽然知道狛枝会做饭,不过亲眼见识到还是第一次。讲真……是让人嫉妒程度的手艺……

…………
…………

看着桌子对面和牛排作斗争的蜜汁可爱的日向君,时不时的和鼓着腮帮子的日向君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谈,狛枝也是乐在其中的。

“说起来,日向君刚才说的,在房间里‘专注’的东西是什么啊?”

“啊,那个啊……唔唔(嚼)……是我高中时期的日记账哦……嗯(咽)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呢,高中。因为很怀念就不小心沉浸其中了呢……抱歉啊,那个时候没有注意到你。”

“唔嗯嗯~没关系的哦日向君” 深深被日向君脸颊两边鼓起来的两个可爱的‘包子’折服的狛枝面色潮红的开始了他一如既往的表演 “像我这样的渣滓能这样和日向君普通地相处就已经很荣幸了!!如果我这种渣滓让日向君困扰到的话就……”

“你啊……如果你是渣滓的话,那和你在一起的我又是什么啊…… 所以”日向微微地偏过头“你没有必要贬低自己的……”

“不哦,日向君。” 适时地将两张餐巾纸递给对方,得体的微笑和温和的瞳孔里却隐约透露出了一股坚定 “那个时候的话,是真心的哦,我直到现在都这么认为。”

———在那个雨天

“我知道。我那天那一拳也是真心的。当然,那个承诺也是。” 接过餐巾只是草草地擦拭了几下,便抬头直视着对方的双眼。

———在学校三楼走廊的拐角处

“如果我的不幸有一天传染给日向君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离开你的。”

“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的话,那么你就把它传染给我好了。我不会被区区不幸所打败的。”

“那么……”

———‘那么……’

“日向君,”

———‘日向君……’

“我可以爱你吗?” ———‘我可以喜欢你吗?’

“嗯,可以哦!!” ———‘当然可以了!!’

就像三年前在瓢泼大雨中时一样。
两人都露出了释然的微笑。

————————————————————————

“嗯,这样大概收拾的差不多了吧!”缓缓地直起因弯曲而僵硬酸痛的腿,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嗯,新房间打扫完成!

不过……貌似有点安静过头了?
日向疑惑地转过头,就看见主动来帮他打扫的某人,手里拿着个抹布,道貌岸然地站在书架前浏览着一个泛旧的手账本……

手账本………
………………

“喂狛枝不要随便翻别人的东西啊啊啊啊!!!”

“哈哈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虽然他看起来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 “刚才擦书架的时候不小心碰掉了一本,所以就偶然地看到了有趣的东西呢……” 带着蜜汁微笑摇了摇手里的小本子 “我还真是幸运啊。”

就是这点让人没办法啊…… 狛枝只要想,日向是没有办法阻止的。

“说起来……为什么日向君没有写呢? 在一起那天的事……”

“那个啊……那天的情绪比较乱,先是打了你一拳,又是被你突然告白,还淋了一身的雨,结果转天又双双发烧了……因为要写的事情太多,本来就不知道要写什么,你还天天都过来我家……” 尴尬地挠了挠头发,日向拿了换洗衣服和毛巾匆匆地逃进浴室。 高中小男生青涩的内心被男朋友看到了,害怕。

自那次乱七八糟的告白之后,日向就和狛枝恢复了以前正常的相处模式——才怪 。某人虽然看起来和以前一样,但一旦这人判定周围环境安全系数足够,就会毫不犹豫地像树懒一般黏上来……

高中毕业之后,本来刚失去双亲两年的狛枝是要被身在外国亲戚接过去抚养的,结果狛枝硬是说服了对方,留在了日向身边,进入了同一所大学。 而今天,是日向和狛枝正式从学校宿舍,搬到两人攒了三年钱装修的靠近郊外别墅的第一天。

打开玻璃门,蒸腾的水汽伴随着沐浴露的清香扩散开来,日向松松地裹着浴袍,隔着毛巾揉搓着浅浅滴着水珠的棕色发丝,缓缓地踏出湿滑的淡色瓷砖的区域。

屋外黑漆漆的,大概狛枝已经睡了吧。抱着不吵醒狛枝的想法,日向蹑手蹑脚地从浴室挪到自己的房间,尽量轻地拧动门把手以封住门把‘吱呀—’的呻吟。 然而,体贴的日向君的悄咪咪计划还差一点就要成功的时候,突然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一个踉跄就被貌似是书桌桌腿的东西绊了一跤……——幸运的是,他居然被柔软的床垫接住了。

不过,紧接着——他突然感受到了身上不轻的质量。
——看啊。不幸来临了。

“喂……起来啊,今天搬家已经累的不行了吧……” 以为这家伙睡着了的我也是too young too naive.

“所以才要补偿日向君啊~连着高中时候伤害到日向君的份一起……呐”

“所以,”黑暗中,狛枝舔了舔干燥的薄唇 “日向君……”

———来做吧




——fin——


拖着受伤的脖子和腿硬是写完了呢,强行拉灯,番外肉可能是有的,不过我需要先养几天老_(:3」∠)_ 给狛枝失去双亲的时间进行了改动,不知道说没说清,本文设定是狛枝高三初失去的双亲,之后就害怕自己不幸波及到日向君和大家就主动和大家疏远,结果被想清楚后爆发的日向君社会地放学堵墙角胖揍了一顿(x)

好想吃肉【瘫】 有时间炖一锅。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