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梆梆的狗剩子

是个高三狗
目前为了学习断更中……
沉迷金泰亨和防弹⛄
杂食圈多 时不时会扒舞

【狛日】那谁的早期作品青少年教育纪录片又被翻出来了?

杰哥不要梗改 专注发糖√ 
姑且算是演艺圈paro
年龄差有 差八岁的年上
————————————————————————




鹅黄和幽紫的浅光,缓缓地在米白色的墙壁上旋舞着,然后渐渐地交融在一起,暖色的温柔与冷色的梦幻完美的交相融合,然后又想恋人般依依不舍地黏稠地分开。



冰冷的圆弧形玻璃膜反射着偏蓝紫色的虹光,服帖地紧附在无机质的乌黑镜头上,映像透过层层透镜被吸入储存卡——当然也吸进了不少人的视网膜。



现在,不论是那些人虎视眈眈的视线,还是镜头的焦聚——都在那个人的身上。



在偏暖色调的室内,原本映衬在脸颊上的柔和光晕硬是被闪光灯冷质的光芒所驱逐。


狛枝很擅长应对记者。


但擅长和适不适应是两码事。


实话说他不是很喜欢这种被一群人乌压压围成一片的场合。


但这是工作。



他一边习惯性地用各种套路性的语言和话语技巧应付记者们连珠炮一般没营养的追问,一边在脑内有一搭没一搭地开小差。



然后——某人懒散的工作状态突然被打扰了。



“狛枝先生!请问现在您对这部您刚出道时拍摄的防范同性xing⭐qin⭐题材的青少年教育片有什么感想吗?”



狛枝慢悠悠地停下了脑内疾驰的三轮车,看着面前身材娇小的女记者踮脚举到他眼前的手机屏幕。


里面被自己大力推倒在卡通被单上的少年撕心裂肺地叫喊着,向他求饶。


这倒是勾起了他一段遥远的记忆。



那大概——算是他的初恋吧。



六月夏风带着热气,微拂过因汗湿而微微黏腻的脸庞。少年稚气未脱的脸庞带着点点兴奋的红晕,眼中星星点点闪烁着初升旭日一般的光辉,头顶上的呆毛仿佛快要兴奋地摇动起来了——如果呆毛是有生命的话。



翠绿的藤萝和淡黄白的金银花交错缠绕而成的帘幕被一根根相互榫接的木质的横梁承载着投下大片的浅灰色光影。



而那个人却闪烁着敬仰和信任的目光,在那绿灰色的阴影中向着微不足道的他露出了不输头顶艳阳的灿烂笑容。



——一定能做到的。



——如果是你的话。



这也是狛枝如今还能站在这里,被人们围的水泄不通的原因——坚持演艺事业的原因。



被如此多的人所注视,所包围——这是五年前的他绝对想象不到——也不敢想象的场面。



那个将低劣卑微不合群的垃圾三流菜鸟艺人从自卑的泥沼中拉出来的人。




——他一直在寻找的人。




——他喜欢的人。



他几乎用尽了所有办法和渠道。但那少年却仿佛永远消逝在了那明艳的夏日,如蒲公英的籽一般消逝了。




——啊,神明啊,如果您能听到我的祈祷——请让我再见那个人一面吧。




——我愿付出任何代价,来交换那一眼。




狛枝拉回飚到珠穆朗玛峰的思绪,只能无奈的嘲笑自己刚才脑中对与那人再会的妄想。



——五年了,显然他这个被神所“宠爱”了整个童年的lucky dog也终于被神抛弃了。



——但是,他还抱持着一丝希望。




——或者说,他一直都有一丝希望。




——理智告诉他要抓住这次机会。




于是他正对着镜头。




在数十个镜头,数百双记者和电视机前观众的注视下,他听见了自己嘶哑的发声。




“那时的我演技非常不成熟,从拍摄和观赏的角度来看也是僵硬和不自然到了一定程度。”



看到有些记者由于回答过于无聊没有噱头而或多或少错开了眼光,狛枝轻嗑了一下下嘴唇。




——但是他要继续。




“但是,这却是我最珍贵的一段经历。”



“不是因为作为借鉴或者是积累经验这种套话一样的原因。”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有这种预感。




——那个人在看着自己。




——他听得见。




“因为我在那个时候,第一次感受到了名为‘喜欢’的感情。”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把这句话当面和那个人说的……”




“如果能再一起去那里散步就好了。”




他试着挤出一个和那个人一样的笑容。




他握紧了被汗浸湿的右手。




他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是什么样的表情。




四周被一片压抑的寂静包围。




……
……




然后人群又开始了一场比之前更盛大骚动。



“狛枝先生!那个人是谁?是剧中饰演老师的⭕⭕小姐吗?”



“是不是作为编剧的××女士?”



……
……




为了抓当红明星的恋情猛料,现场的记者鸡飞狗跳,刨根问底,恨不得把人家胖⭐次的颜色都问出来。



在疾风狂澜的“拷问”和心态问题的夹击下,狛枝脑子基本已经一团乱了。



所以,他理所当然地没有看到门边一闪而过的深黑色萧长发丝。




……
……




狛枝现在有点懵。



被昨天的新闻发布会搞得精疲力尽的他,本来今天打算做完工作早点回家洗洗睡的,却突然被事务所的后辈扣留了。



本来他是应该烦躁至极并回绝的。



无奈提出要求的后辈是一个他非常欣赏的和他关系也不错的后辈。



最主要的是……他实在和那个人长得又几分相似。



——然而性格方面几乎就是完全相反。



但也是由于这种冷感的性格刚出道就拥有了不小的人气。



在吸烟室屯了大约十五分钟,已经掐了三只烟的狛枝正打算抬脚走人的。



然后他看到——那个冷感的后辈穿着与他的气质完全不相称的飒爽阳光的衬衫配草绿色领带就进来了。




——不算那头黑长直和冷感的红色猫瞳,简直和“他”一模一样。


“你……”




“他说想见你。”




——他?




随着鲜红的双眸缓缓盍上,面前的人便像断线的木偶一般马上就要瘫倒在地。当然,狛枝作为一个合格的前辈,虽然很懵币,还是很迅速机智地架住了面前的人。




然后,大概也就几秒钟,他感受到了怀中微笑的动静。他支撑着面前人,让他站稳了脚。




他甩了甩头,在狛枝的眼前——把那一头黑长直的脑瓜毛一把给掀了下来。




也是这样,狛枝才能看清——那直击人心一般清澈的枯草色双瞳。 尽管由于长时间戴假发的原因本就毛糙的栗色短毛变得扭曲而凌乱了,但头顶的呆毛倒是完美笔直地伫立着。




面前的人眨了眨眼睛,棕黑色的瞳孔捕捉到了他。




“你笑得太丑了。”





——他笑了





“所以我得给你做个特训。”







“——作为你的教练兼恋人。”





——他听见他这么说。









——fin——

————————————————————————
高度意识流的自爽产物⭐

关于补充设定:
⭕其实是双箭头。
⭕日向是十五岁时拍的那个教育片。
  当时由于属于敏感的少年时期而且当时拍摄的教育片里面由于部分含xing⭐暗示的镜头(还有被ba光之类的一系列东西)而经常被同学耻笑 欺负和辱骂导致产生了一些心理问题,所以就产生了“神座”的人格。
  之后在外基本上是神座一直在做主人格,在家里的时候基本上日向会出现(承包做饭)。
除了身体以外,记忆和感官基本共享。
⭕日向之所以选择演艺圈是因为从十五n岁那时起就很崇拜狛枝(那种敬仰大哥哥的感觉),想追赶他的脚步。(那时还没意识到喜欢的感情)
————————————————————————

extra:

“呐日向君。”
“怎么了?”
“我们假戏真做吧。”
“……啥?”
“那个教育片里跳过的那个部分。”
“…………”
“no way.”

评论(6)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