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梆梆的狗剩子

是个高三狗
目前为了学习断更中……
沉迷金泰亨和防弹⛄
杂食圈多 时不时会扒舞

【狛日】震惊!菜鸟黑魔法师竟然捡到了…… (4)

龙枝×黑魔法师创
之前好不容易码出来的稿子没保存qaq重写了(并且还做了一番心理建设)
终于放假了 手机回来了✌✌✌
————————————————————————




———很凉。


这是第一感觉。


被温和地包围在其中。


这是十分舒适的环境——睡觉的环境。


——如果忽略旁边那个令人厌恶的陌生气息。


猛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透过透明的水蓝色折射下来的四散的阳光。


——水底。


不过狛枝本来就是水生龙,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被淹死。


狛枝嘲笑着敌人的愚蠢,但也是正当这个时候——


"我要是想抹掉你的话,你早就不在了。"


从不远处传来了一道略带慵懒的男声。


——?他怎么知道……


狛枝在水中调正了身子,面向声音的来源。


绚烂的水光下,珊瑚和珍珠宝石堆砌而成的王座。


——还有凌驾其上的慵懒的"王"。


一裘黑袍包裹下华丽的古贵族衣着,亮白金边的皮靴基本上遮住了半个小腿,修长的双腿交叠着。


头顶那作为龙族魔力强弱的象征的棕黑色的角,粗壮有力地蜿蜒着盘旋到耳侧——单说气势上,是具有十足的震慑力的。


至于为什么单说气势——这个人身上唯一的违和感的来源于,那紧扣在面部的古巫医一般的面具。


跟其他奢华资本的风格不同,几乎盖过整个头部只露出角的巨大面具却散发着极其诡异的气氛,造成了一股浓重的违和感。


"……嗷。"——你是谁?


还有……为什么要遮住头。


"啊啊……我啊……算是你的盟友吧……目前。"


男人透过面具上的两个圆孔瞥了眼面前瞪视着自己的幼龙,叹了口气。


"嗯……说实话,我一点也不想帮助你这种垃圾渣滓……"


"不过既然是那个人希望的话……"


"为了他……" 也为了我自己……


"放心,这之后我们会经常见面的。时候到了……你自然就知道我是谁了。"


"吼嗷呜哦哦。"  那你把我叫过来的目的是什么?


"啊哈,当然是给予努力在人族中生活并且还成功渡过化形期的垃圾的你bonus啊——"


在狛枝惊愕的目光中,男人伸手风轻云淡般地抬手,手心蓝光一闪就掰下了他头上一只角的尖端。


角对于龙来说就是命根子,姑且算是魔力中枢,是相当于"修为"一般的存在,一般,角越强壮光滑优美,这只龙的实力就越强。


断去龙的角……纵使是狛枝这种小屁娃子也知道它的意义。


暂且不提剥除部分魔力中枢的痛苦,单单要恢复这仅仅三公分不到的长度就需要至少两三百年……


男人将那一小块角包裹在水蓝色的魔法球中,手忽地收紧,球中四面体形状的泛着淡淡的幽蓝色荧光的角就瞬间变成了粉末。


然后那个魔法球就慢悠悠飞到了狛枝的脸前。


"吃了。"


——?????


见对面的幼龙呆愣愣地迟迟不动劲儿,男人只好不得不又解释了一通。


"算是借着你化形的机会顺便送你点‘修为’罢了,当然也还有一些别的东西……不过那就要看你自己的情况了。"


狛枝张开嘴,刚想继续询问什么,只听见"轰隆"的巨大一声,整个美丽而幽静的水下行宫开始摇晃,周围的一切开始如同被打碎的镜子碎片一样逐渐剥落,露出了本来的面貌……


——一片浓重的漆黑。


"啧。"男人咋了咋舌,趁着狛枝张嘴惊讶的空档粗暴地直接把魔法球推进了狛枝嘴里。


狛枝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咽了下去,紧接着,他就感觉到身体不断地上升,逐渐地与那片虚幻拉开距离。


"垃圾,你可要记住,你可没有像其他龙崽一样自由自在的权利。"


"……还有更重要的事在等着你。"


——这是狛枝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



——再次睁开眼睛,烙印在视网膜上的是,刻着繁复的银色雕花的天花板。


——这里是……?


眨了眨眼皮,狛枝准备从身下柔软的床垫上坐起来……


……
……


……坐起来?


他这才发觉到了不对劲。


平常都是趴着睡觉的他怎么会有弯曲上身‘坐起来’的这么一个动作呢。


狛枝低了低头,就看见一双白皙的大长腿——而且看方向好像还长在自己身上。


试着抬起了"爪子",不再是银绿色的鳞片的交织,而是一双白到反光的修长的一只男人手。


——化形化形,化为人形。


不知道为什么狛枝并没有很惊喜或者很激动之类的情绪。


——反而有一种如释重负的熟悉感。


——是什么呢?


他无法抓住那一闪而过的东西,只留下脑海中的一片迷茫。


不过与其纠结根本没有头绪的东西,狛枝更愿意把目光集中在目前的事态上。


偌大的欧式房间里除了狛枝也没有别人,狛枝现在基本上除了身上洁白的被单之外,身上就没什么遮蔽物了。


现在这样的形象行动确实不太方便,不过既然把他挪到这里的人没有趁他昏迷的时候杀了他,就说明他至少现在还是有活着的价值的。


那么在房间内稍微探索一下应该也是没问题的吧。


——况且他还有幻术。


于是狛枝给自己施了个幻术,十分放心地蹬下了床——全裸待机。


——他对自己的幻术还是有信心的。


既然不会被人发现,那么尽可能的减少累赘是最好的。


他先瞟了眼床头柜上的半身镜。


现在的形态看起来大概是人类年龄的十三四岁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化形之前疏于管理的缘故,头顶上毛蓬蓬的一头白毛都快长到腰际了。


之后回去了一定得让日向君好好帮我剪剪。


整个屋子里零零散散地摆着各种小玩意儿,狛枝不得不小小地称赞一下主人的审美——简直和他不谋而合——斯巴拉西


接着他又翻了翻衣柜,里面有零零星星几件男装。虽然都是几百年前的老古董设计,但他还是找出了几件在现在这个时代穿着也不是那么奇怪的衣服。捎带着还顺走了一条缎带——系个头发之类的。


东西拿的差不多了,正打算狛枝开始一键换装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没有任何征兆,突然出现的脚步声。


感受到门口突然出现的气息,狛枝瞳孔猛地收缩地针细。


——就像是瞬移一样的出现。


狛枝紧张地崩直身子,顾不上那穿了一半的衣服直接摆好了硬扛的架势。


只听咚咚咚三下的敲门声,轻巧可爱的少女声线从对面传了过来。


"狛枝哥,你还好吗?"


——……狛枝哥?


在狛枝出生以后的记忆里,并没有类似于认了个妹妹的片段。他也确定他确实没有听到过这把声音,说到底,知道他名字的也没有几个人。


——但是,


虽然说不上来到底怎么回事,狛枝就是觉得这个女孩不会对他怎么样。


他从来不是莽撞的人,但是这次他没由来地就相信了自己的直觉——甚至还觉得相信直觉才是最好的选择。


"…………你来干什么?"


"啊哈哈,我就觉得狛枝哥你差不多快醒了吧就来看看你。那我进来了哦。"


还没等狛枝回答,巨大的红木门就被推开了。


先是毛毛卷卷的绿色发丝进入了视野,之后是一身黑色调和血色调杂乱的交错的洋装。


长相精致的,大概16岁的少女睁大了翠绿色的眼睛扫视了一圈室内,最后无奈地叹了口气。


"狛枝哥,这样天天无谓地消耗魔力是不好的,隐身。"


比自己岁数大的……妹妹?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狛枝的老底基本上已经被对方摸了个大半。


"好了好了,我就是来看你一眼的,既然你不欢迎的话我就回去啦——"


"等等。"


迅速地解决掉未穿戴整齐的衣物,狛枝决定和这个突如其来的妹妹谈一谈。


"哟,不错嘛,即使大了一号还是穿的人模狗样的。"


"这种套近乎的说话方式还是不用了吧?我可不记得我收过妹妹。"


"哎呀……你这么说,莫娜卡好伤心哦……干脆去宇宙散散心好了。"


不知道为什么狛枝突然想揍面前这个素未谋面的少女。


"看来你的‘那一部分’还没有开始生效啊……算了,我大概知道你想问什么。"


"简而言之,你在化形的时候被传送到了这里,我只不过是把你从门口搬进屋子里而已。"


"……我昏迷了多久?"


"之前不知道,不过你在这栋房子里已经躺了一个星期了。要不是我动用魔力强制干涉,你可能还会睡的更久,这已经超出了正常化形的时间了。"


狛枝惊讶的微微睁了睁眼睛。


——原来已经这么久了吗。


他觉得在那个空间,只不过呆了几个小时罢了。


这样日向君一定会因为担心我而日渐憔悴最后变得瘦骨嶙峋的!! 不行想想就可怕我得赶紧回去!!!


狛枝也顾不上什么就打算往门外冲,但是——当然地被少女挡了下来,用翅膀。


——那是一双牢固的,恶魔的翅膀。

狛枝转头瞪视着少女。


"你难道对自己的身世不感兴趣吗?"


"但是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你根本不知道这是哪里,你要怎么离开?"


"那也要去找他,待在这里是不行的。"


"……哈……好吧。" 少女今天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叹气了。


"你现在刚化形完毕,身体比较虚弱,这次我就破例用我的空间魔法给你送回去吧。"


"……为什么要做到这个地步?"刚才他对面前这个妹妹的态度用过分来形容都不为过。


"……没办法啊,毕竟你是我哥啊。" 


——收养了本该死在那场战争中的,没用的我。




————————————————————————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嗯,承蒙关照了。"


"明明是个痴汉变态过了这么久不见突然跟我客气起来实在是太让人恶心了啊啊啊。" 少女以肉眼可见的幅度打了个大颤,还对狛枝做出了嫌弃的表情。


"……"他决定有求于人还是保持微笑比较好。


"哦对了,这个。"少女向狛枝丢过去一个东西——是个金属制的手环。


"有什么事向这个手环的宝石上注入魔力就能和我联系。"


点点头将手环收近口袋,狛枝站到了巨大的魔法阵中央。


"要开始啦⭐"


少女张开双臂,血红色的光粒从她的身体内逐渐涌出。


她缓缓地咏唱着咒语,狛枝的周身逐渐开始被耀眼的红光包围。


在少女变成血红色的双眼睁开的瞬间——狛枝感受到了双脚离地的失重感。



———日向君,我回来了。








———tbc———

这章日向君只打了个酱油,说好的搞事也没搞起来呢【笑】
至于那个全身资本风的男的你们可以猜猜是谁,不过我不会告诉你们答案就是了!!!【←你这人】

【还有!!!非常郑重地说!!人可以随便猜,但是猜剧情还要评论在下面我觉得真心不太好,不但会影响别的读者同时也会影响到我的大纲……所以……还希望大家体谅一下……(不然后续被我吃掉了也有可能哦笑)】
刚放假,新三党开学直接考试,这个假期又不能尽情浪了_(:_」∠)_

评论(37)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