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梆梆的狗剩子

是个高三狗
目前为了学习断更中……
沉迷金泰亨和防弹⛄
杂食圈多 时不时会扒舞

【狛日】震惊!菜鸟黑魔法师竟然捡到了…… (3)

是的你们的狗剩子我又来辣,趁着高考放假的两天拼命摸鱼诶嘿⭐
又名 bei幼龙tui养dao成日记
迷之幼龙枝(有故事的神经病,会长大的)×黒膜法师创
哦哦SEI是我的,狛日大家分


———————————————————————————

距离狛枝出生已经三个月了。

由于狛枝善于使用幻术,再加上雪染老师巧舌如簧的说辞,总之是蒙混了过去。

……至少,目前周围的人只是把他当做长相清奇的幼年八角兽看待。

——暂时。

虽然是这么说,其实班里也没几个人真正见过狛枝。

什么?因为怕生所以没跟日向来?

——怎么可能呢。

日向还不想让他黏过来呢……

只是这只龙日常隐身状态罢了。

其次日向也以为它是认生——小孩子嘛,难免的。

一个星期后,日向意识到了——这只龙只不过是不想搭理别人罢了

是的,除了日向别人看它一眼都不行。

甚至是曾经见过面的雪染老师,它也放隐身。

——啧,真抠门儿。出门别说我是你爹。

一天到晚地放幻术都不累,你这魔力储量怕是比我们整个年级学生加起来都多了啊兄弟。

唉,年轻真好啊。【smoke】

说点正经的吧,狛枝来到这里的三个月种也逐渐习惯了这边的生活。

起初,我在周一早晨的晨会时把它放在门口让它等我的时候,它以为我扔了它了还是怎么了在外面一阵吼(虽然顶多算是尖叫?)  不过当时看样子礼堂里面的人也没有太大反应,大概是它用幻术了……

——但是我有反应啊!?

我当时强忍着捂住耳朵的冲动,真的觉得自己可能里死也不远了。

之后和它谈了谈人生和希望(?)总之是老实下来了。

雪染老师曾经和我说过,龙成长比人类要缓慢。

要到成年需要至少20年,化形大概七年……

一边想着“啊,好漫长啊……”,一边每周例行地给狛枝检查身体状况。

毕竟是个一出生就能对巨大魔力控制自如、听得懂人类语言、尾巴上套着名环而且还会跳极乐净土的龙(gou)。

说起来,这周日给狛枝检查牙齿的时候,发现牙齿又长长了,特别是獠牙那部分……有点骇人。

头上的角也是,刚来的时候明明只是两个不怎么显眼的枯木色小凸起罢了,才几个月的功夫,已经有日向的手那么长了,枯木色角的幼嫩尖端还隐隐偷着幽蓝色的荧光,总觉得这幽蓝的颜色,给这个狗的不行的孩子添了几股和性格不合衬的仙气……

当然,最值得说的就是他身体的变化。

虽说是龙,刚出生的时候,日向还是可以轻松地把它抱在怀里的。

第二周,虽然发现他长大了不少,但是也还是勉勉强强可以托在怀里。

但是现在……

日向扭头撇了一眼边上蜷成一团小憩的已经不知道算不算幼的一大摊生物,还是认命地叹了口气。

现在狛枝已经和我的块头差不多了。

它自己就像没察觉到似的还是天天扑过来。

之前我还是能勉强接住它的……就算接不住,顶多也就摔个一跤,也没什么大事。

不过现在嘛……

——我没被它压死可能就不错了。

对于儿子每天晚上都要求在小的可怜的单人床上一起睡的请求,阿爸表示你怕不是活在梦中。

经过日向苦口婆心地解释和劝说,再加上身体力行的拒绝——最后狛枝还是低下头来蜷在了旁边铺着软垫的地板上了。

——总觉得……好可怜……

然后日向就想到了一个好(lan)办法。

趁着狛枝睡着的时候,日向小心地挪动着身体,把枕头悄悄地放到靠近狛枝的那头,然后脸冲着狛枝这边躺了下来。

——这样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一起睡了吧?

就这样盯着狛枝月光下泛着微光的头顶,日向也进入了梦乡。

——当然,当日向早上顶着一脸湿乎乎的大哈喇子醒来的时候,他表示: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关于狛枝生长速度过于迅速的问题,日向也是向雪染老师请教过了。

然而雪染表示:我读书少我不知道啊。

最后从雪染那里得到的信息就是,从目前的状态来看,狛枝大概是处于少年期——放到正常龙的生长时间来看,大概是六七岁的样子。

日向震惊了。他甚至怀疑他是不是这三个月里给狛枝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里面富含各种激素导致自家的崽如此早熟。

不过仔细想想,日向作为一个和食派,基本都不吃垃圾食品,每天黏在他身边的狛枝就更不用说了。

虽然狛枝每次都极其不情愿的样子,但饭还是好好地吃完了啊……

不!!难道……狛枝对我施了幻术,自己一只龙跑去麦⭕劳偷吃汉堡薯条还吃了那个谁代言的那个最近很火的新品辣么大圆筒吗?!?!

越想越有可能啊……

哎呦……阿爸好伤心啊QAQ

咳咳,跑题了……

这么说的话,狛枝好像是快到了化形的年龄了。

听雪染老师说,即将化形的龙会为自己第一次化形储存魔力,会暂时进入半休眠状态。

我说这小子最近怎么萎了呢,天天昏昏欲睡的也不如原来黏人了(虽然现在也很黏人。),原来是在积攒洪荒之力啊。

呼……吓死阿爸了。崽,阿爸看好你哦⭐

结果日向的崽辜负了阿爸的期待,蔫了那么久也没见又什么动静。

于是日向一脸愁苦嶙峋地打开了雪染老师送给他的之前那本有记载龙的古书的翻译版。

他总觉得再这样休眠下去的话,狛枝就会再也不会醒来了

在书的第11037页他看到了一行字:

——龙的化形需要契机,契机因个体而定。

——进入半休眠期后的一个月内,龙必须要靠自己尚为清醒的时间寻找契机。时间越长,清醒的时间就会越短。

——如果在一个月内,龙无法找到契机化形成功,将会陷入永久休眠,最终会由于缺少生存所必须的营养导致死亡——这也是龙族内部的淘汰法则。

——啪。

日向创猛地合上了书。

他不敢继续再看下去。

如果他没记错……距离那一个月的期限,还有仅仅一周。

看着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的狛枝,罪恶感侵蚀着日向的心脏和大脑

黑暗的情感漩涡中伸出带刺的漆黑铁链,逐渐地绞紧日向的脖颈,被挤压的气管中流动的气体也逐渐消逝,冰冷的尖端刺入皮肤,逐渐被暗红色侵蚀……

——如果不是我强行将它拴在我的身边……

——如果不是我的无知……

——如果没有我……

…………

啪嗒。

日向仿佛被一鞭子打醒,扭头看向手臂上传来的疼痛的来源……

狛枝虚乎着疲惫的双眼,拧着眉头在拼命冲他叫喊着,尾巴还在不停地抽他的手臂。

见到日向目光终于找回了聚焦,狛枝的表情也算是放松了下来,把头趴在了日向的腿上。

——一觉醒来就看到一个快发疯的人也是很酸爽。

“在干什么啊……我……”

——是啊,现在并不是绝望的时候,日向创。

——还有一周。

——一周,足够了。

揉了揉狛枝无精打采的脑袋,日向拽出床底下好久不用的大号黑色空间口袋,把不远处的魔杖和古书放了进去。



———————————————————————————



时隔三个多月,日向终是又回到这个一切开始的地方。

——魔晶之潭。

说实话,刚找到狛枝的时候,日向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回来这里。

那天和雪染老师请过假后,日向就开始忙着收拾行囊了。

情急之下,只能找制造系的亲友左右田借了一张魔毯来搬运狛枝。

要不是时间会狛枝体型的问题,日向是绝对不会找左右田借这种来历不明的叫什么真·炫酷·黑科技·左右田号2.0的魔毯。

mmp.

好在看在亲友的份上,左右田至少目前为止还没坑他,狛枝也顺利地在半梦半醒之间被空运到了魔晶之潭。

不知道是因为这里是出生地,还是因为这里魔力充足的原因,狛枝变得精神了不少——至少是可以自己走路的程度了。

这期间,日向决定先直接向中央的魔潭进发,不过却发现出发匆忙忘带地图了。

尴尬。

日向只能凭借着记忆和魔力波动一点点摸索,很明显——这里的魔力比上次来的时候弱了不少。

——因为把狛枝带走了嘛

但这也给日向的搜寻工作带来了不少的麻烦。

正在日向愁眉苦脸地摸索着的时候,他注意到了一件事——狛枝一直在往一个方向看。可能是碍于日向还在这里所以不敢擅自离开……

说不定……那个方向

——就是魔潭的方向。

“喂,狛枝,那里有什么吗?”

“嗷呜,嗷。”

狛枝摇摇头,不再看着那边,而是转而看着日向。

日向无奈地笑了笑。

崽,你不需要这样善解人意……

“我现在处于迷路状态呢……狛枝要是有什么头绪的话,就带我过去吧。”日向怕狛枝不答应就又补了一句:“我觉得我这么一个菜鸟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瞎晃荡……一会儿就会被别的超凶的魔兽吃掉了也说不定啊……”

面前的龙以肉眼可见的幅度抖了一下,然后犹豫着用嘴扯了一下日向袍子的一角,示意跟着它走。

磕磕绊绊走了一会儿,日向感觉到魔力的波动在逐渐变强。

——看来,跟着狛枝确实是个正确的选择。

大约二十分钟的脚程,日向的鼻尖终于嗅到了一丝水的湿气。

——魔晶之潭。

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日向也松了一口气,将行囊靠潭边的石头上,准备好好地调查一番——

——不过明显有个比日向更积极的家伙。

狛枝见到了潭水后露出了一副奇怪的表情,立在潭边,像是在观察着什么,迟迟没有动静。

狛枝低头,拿鼻子嗅了嗅水面。

——他总觉得这里有种奇妙的感觉……

——就像……

——……就像什么呢?

试探性地伸出爪子探入水中。

然后——幽蓝色的光芒和液体的冲击感占据了视网膜


……

……


——哗啦

被巨大的落水声拉回了思绪,日向急忙转身——潭水已经恢复以往的平静。

——!狛枝不在了!!

这次日向连裤腿都没来得及挽,直接就扑进了潭水之中。

但是,

——没有。

狛枝,哪里都没有。










——————tbc——————

憋了一天终于码出来了!我先卖个棺材,具体就等下次更新吧诶嘿⭐

【顺便说一下,最后那点剧情是我要搞事情的征兆(mysteriousの微笑)】

日常安利,凹凸真好hshs最近沉迷安哥美颜,可能要作为画手活跃一阵子了当然狛日也会有的!!文也会继续更的!!

感谢你们的小心心和评论,多和我说说话吧⭐

评论(32)

热度(85)